漫城 吃成胖子容易成为学霸很难

相比令人魂牵梦绕的罗马、米兰、威尼斯、佛罗伦萨,博洛尼亚的名字略显陌生,也因此留出了更多的想象空间。我们推着笨重的行李箱走在拱廊下,感觉这是一座古老又活力的城市。

古老是时间带来的积淀,建筑和雕塑展现着博洛尼亚悠久的历史;活力则来自城里的人,一辆辆轻便的单车自如穿行。这里也是我在意大利看到自行车使用率最高的大城市。

博洛尼亚拥有世界上第一所大学,堪称“大学之母”。学术气息浓厚深远,却又散发出自由奔放的味道,大学区的墙上画满色彩艳丽的涂鸦,学霸们席地而坐,聊天抽烟。没有我刻板印象中的正统拘谨与条条框框,在随意的交谈间也许能碰撞出前沿的学术思想。

博洛尼亚大学有很多免费开放的博物馆,其中最著名的应当是解剖博物馆,这里也是当年欧洲第一所开设解剖学的大学,在宗教氛围浓厚的欧洲大陆,其激进程度可见一斑。

虽拥有大胆革新的学术传统,竟也流传着稀奇古怪的“都市传说”。双塔坐落在大学区,是老城区的标志性建筑,其中阿西内利塔高97.6米,建造于1109年-1119年间,掐指一算,竟已有千年历史。

目前塔身倾斜了1.3米,对公众开放,游客可踩着498级半开放木质阶梯登顶。古老的东西必须神秘,传说但凡登上该塔的学生,就永远毕不了业。对这座城市的学霸们来说,无疑是最恶毒又现实的魔咒。

我们告别校园已久,自然无所畏惧,卷起袖子,手脚并用开始攀爬。倚靠陡峭的阶梯,抚摸倾斜的砖墙,在时空的漩涡中拾级而上,好不容易走进塔顶的亮光,终于看透了博洛尼亚的真相。

行走在城市街头,会觉得博洛尼亚是灰棕色的,古朴深沉;站得高了,才发现整齐绵延的红色屋顶,彰显了这座城市鲜明的左翼政治倾向。

表面严肃,博洛尼亚内心火热,你必须克服迷信心理,方能触及。设想,如果我是博洛尼亚大学的在校生,一定会止不住好奇。如果顺利毕业,自然有种战胜诅咒的喜悦;如果踩了狗屎不幸肄业,也不过是被命运绊了一跤,大可一笑了之,挥手作别,继续向前。

除了大学,博洛尼亚还有另一个吸引人的标签,它是座不折不扣的美食之都。作意大利肉酱的诞生地,有个响亮的绰号:“博洛尼亚的胖子”。

抵达博洛尼亚时下午一点,我们因为在威尼斯的早饭吃的晚,便想先去找个评价较高的小吃店垫垫肚子,不想踌躇满志,跋山涉水三公里杀过去,等到的却是门窗紧锁,闭门歇业。“老子今天不上班,各位客官请回吧”。吃不上东西也不能丧失理智去砸门啊,只能走回马焦雷广场去看略羞羞的波赛冬和塞任海妖像。

时间渐渐推移至下午四点,天气阴冷,时不时还洒点小雨。为了凹造型,我作死地穿了件镂空的针织衫,在一群裹着厚外套和长风衣的欧洲人面前冻得龇牙咧嘴。为了取暖不敢停下脚步,一直在博洛尼亚老城区绕圈圈,走过无数拱廊,路过很多教堂,拍了一堆照片,最后歇在Montagnola公园的长凳上看意大利娃娃们玩沙子。

饥肠辘辘,能量尽失,我们势在必得的当地排名第一的餐馆rattoria di via Serra仍旧没开始营业。最后,过度饥渴的我们直接站到了人家门口等开门,盯着门上看不懂的菜单和手机APP上的图片,细细在脑内勾勒从头道到甜点的非凡味道。

在我们充分发挥想象力望梅止渴的幸福时刻,店内走出一位系着围裙的店员,带来了照进现实的噩耗:“非常抱歉,今天晚上的座位已经订满了。”我们泪眼汪汪地问:“可以等位吗?”对方无奈且决绝地摇了摇头。

就像是学霸受了诅咒毕不了业一样,吃货少年苦等了一天心灰意冷,随便找了家店草草了事,无精打采。我只能安慰他,吃成胖子或成为学霸,都不容易。可是,无法毕业真有那么恐怖么?吃不到饭当真如此失望吗?

生活太容易失去重心,丢失方向了,不如意十有八九。学习和长肉都是一个过程,结果不过是阶段性的呈现,不会抵消了每日的付出和摄取。只要问心无愧,日子照过,饭一样吃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zgaofengqz.com/,博洛尼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